饿死君

若离于爱者
无忧亦无怖

【BF】骨肉

*英A英无差

*宝石之国paro。黄钻石&阿德米拉比利斯族。关于肉族的部分还是很早以前看的,有记不清楚出现偏差的地方还请见谅

*ooc注意


亚修·林克斯是地上最强的宝石人。传闻中,他可以提前一秒预见征兆的黑点——这一秒是掌握胜局之关键——一秒利用地形窜上云端,再用一秒劈开尚未化人的藕形。之所以说传闻,是因为所有做过他搭档的宝石都已去了月亮上。再之后,他就没有搭档了。


没有证人的证言,不可称其为证言。


只有亚修·林克斯的一直在场为他的强作证。


奥村英二是亚修·林克斯清理战场时捡到的一只蜗牛。


宝石人都觉得...

除了抄袭这个行为本身不行以外,也对抄袭者手里的角色和cp感到有点悲哀……
不知道怎么想的,不是喜欢才写的吗,他们不值得你用更好的,更静心准备的文字来描述,而只配别人嚼剩下的换头操作??9012依然迷惑

体验了一天又下回5.9
还是老版本看着顺眼

lof是不是也限流……

lof新版如果把消息中心改成市集那消息通知放哪里啊?!【没更新的人

【BF】Safe & Sound

*英A英无差

*ooc鱼


奥村英二拿小勺挖下一丁点蛋糕,举在手上颇陶醉地看着。


“你看它好可爱。”


对面坐着一个面色不佳亚修·林克斯:“要吃就快吃啊——”


“我们不是为了出门而出门,更不是为了回去而回去,放轻松放轻松——你们有句话是怎么说?Just enjoy yourself.说的就是现在啊,enjoy一下你自己,亚修。”奥村英二一向擅说教,三两句话解开亚修紧锁眉头。


奥村英二逮到亚修·林克斯陪他逛街。买完过冬的衣物,唐突决定转战甜品店,这块小蛋糕是他到手的战利品。亚修·林克斯原想速战速决,眼下只见奶油逐渐脱形...

2018总结

*模版来自林朵太太

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第四年。

02 你今年挖了多个个坑?

指没写完的话是17个。

03 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

指写完了的话是31个。

04 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活蹦乱跳。

05 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玲珑塔》

超高效地一气呵成了,构思的时候也很满意,总之写得很舒服。

06 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

《如何雕刻一柱象牙塔》

甚至想否认我写过……就同人来说感觉非常没趣味……

07 这一年你热度最高的文是哪篇?能总结一下原因吗?

lof上是卡美洛亲子段子,wb上是《是什么让你记住了我》。...

【BF】黑夜不再来

*英A英无差

*契机来源于新ed,我好喜欢Red

*ooc注意


整整一个夏天,他都在此处徘徊不前,漫无目的地。


缓缓起伏的丘陵上覆着望不到边的小麦。想必是收成的时节,颗粒饱满的麦穗随风划过他的手腕。


亚修·林克斯已经跋涉了很久。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起初只是循着本能在走,因为此处空旷,无边,亚修便选定太阳那个方向,至少让这趟旅程有个目标。他想,要从这里离开,是该有个坚定的方向的。亚修·林克斯对自己的意志品质深信不疑,他决心要日夜兼程,风雨无阻地前往那个所在仍旧未知的尽头,却不成想这里既没有夜,也没有雨。太阳高悬,日光...

【BF】天真

*英A英无差

*就推上那个,不做也能出去,但是之后再也见不到彼此的房间,的梗


他们被困在房间里。


奥村英二和亚修·林克斯。


原因不重要,结果是他们一块待在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空间,无法离开。不做爱就出不去的房间,这种下流玩笑一样的玩意儿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形状是规矩的方形,一张双人床,一个床头柜,一张长桌,两把带靠背的扶手椅,还有桌上奇奇怪怪的东西若干。天花板上一盏灯,灯管的颜色是紫红,空气里环绕诡异香气。艳俗。但看上去的确是个很适合来一炮的场所。


现在奥村和亚修分别占据房间一隅,为同一件事各自烦恼。


“我觉得,应该再试一下。”奥村做了个深呼吸...

祝你一路顺风

我畏惧着河流,不知从何时起。虽然我甚至没有亲自去过一条河边,让河水打湿鞋裤,听它流动的声音,可每当看到有关河的影像,我就知道自己的确在恐惧……和其他所有难以跨越但终将到来的障碍一样。河为什么会咆哮。为什么会吞噬陆地上的物事。人,动物,还有那些并不具备生命力的,原本就是死的东西。如果我——或者上述别的随便什么,穿越时掉进那水中,要经历何种过程。没顶,溺水,进而消失……这是所有殊途同归的命运吗。还是只有我。我站在桥上,努力稳住握着栏杆的手,看脚下横冲直撞的河水往前流,流向不可知更不可控的远处。我知道,它不会为了某个人的心意停下来。

人会恐惧是出于未知。

我还不够了解它吗,你是想这么说?我试过,...

1 / 9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