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死君

若离于爱者
无忧亦无怖

【BF】天真

*英A英无差

*就推上那个,不做也能出去,但是之后再也见不到彼此的房间,的梗


他们被困在房间里。


奥村英二和亚修·林克斯。


原因不重要,结果是他们一块待在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空间,无法离开。不做爱就出不去的房间,这种下流玩笑一样的玩意儿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形状是规矩的方形,一张双人床,一个床头柜,一张长桌,两把带靠背的扶手椅,还有桌上奇奇怪怪的东西若干。天花板上一盏灯,灯管的颜色是紫红,空气里环绕诡异香气。艳俗。但看上去的确是个很适合来一炮的场所。


现在奥村和亚修分别占据房间一隅,为同一件事各自烦恼。


“我觉得,应该再试一下。”奥村做了个深呼吸...

祝你一路顺风

我畏惧着河流,不知从何时起。虽然我甚至没有亲自去过一条河边,让河水打湿鞋裤,听它流动的声音,可每当看到有关河的影像,我就知道自己的确在恐惧……和其他所有难以跨越但终将到来的障碍一样。河为什么会咆哮。为什么会吞噬陆地上的物事。人,动物,还有那些并不具备生命力的,原本就是死的东西。如果我——或者上述别的随便什么,穿越时掉进那水中,要经历何种过程。没顶,溺水,进而消失……这是所有殊途同归的命运吗。还是只有我。我站在桥上,努力稳住握着栏杆的手,看脚下横冲直撞的河水往前流,流向不可知更不可控的远处。我知道,它不会为了某个人的心意停下来。

人会恐惧是出于未知。

我还不够了解它吗,你是想这么说?我试过,...

【FGO】玲珑塔

*梅林罗曼

*bgm:

*给这边除除草……是收在《启程》里的内容


小罗做了一梦。


梦里有一艘大船,横可跑马,纵可演兵,三杆桅杆高高耸立,最长那根顶上刺穿了太阳,白帆迎风而动。甲板栏杆雕画得精致,飞禽走兽栩栩如生。船头立一长发飘飘的仙人,半白透明,又逆光,几乎融化在日光里。


小罗站在码头,呆得跟未开化史前人无异。他活了三十年没见过这等阵仗,一时给迷住,情不自禁问:“你是哪里来的神仙啊?”


之后是一阵地动山摇。“嗨嗨,快别睡了,五楼开会去。”是同事。


小罗勉强睁眼,恍恍惚惚往楼梯口走,只是台阶漫又长,似乎没头,终于走到,竟是顶楼,眼前是一指深的汪洋,...

我我我忘记提问箱这回事了很抱歉……先感谢一下愿意陪我玩的朋友ww

1.我也喜欢您!><

2.咕咕咕 咕咕咕——

3.乱讲讲……可能我回答并不是您想要的请您不要太介意……

 词语的话比较喜欢偏口语和日常化的,一目了然,基本上会选择第一时间想到的词,没什么雕琢感【直白的文盲喜好……也很喜欢不落窠臼的搭配,从经典角度来说气质并不相合的词组合起来会有出其不意的惊喜

段落似乎没什么特别喜好的,作为读者长短都能接受。自己写的话习惯把篇幅相对大一点的心理活动或者叙述归为一大段,大段对话就分离开,感觉比较省眼睛【咦

4.想要快乐吧。简单的,单纯的快乐,不需要逃避任何...

因为终于想起推特帐密【……】于是开了提问箱w
地址在 
总之有兴趣的话欢迎和我聊天ww(●°u°●) 」 

【BF】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格里芬&肖达&Ash,送给永远年轻的人

*时间仓促只好粗糙地摸了……遥祝Ash和吉田老师生日快乐\(//∇//)\


01.


1973年的第一场雨来得及时,Cape Cod很快恢复成前一年草木丰茂的模样。


于某个早晨动身的格里芬·卡林斯提包出门,日后叱咤纽约的亚修·林克斯亦即现如今毛还没长齐的亚斯兰·卡林斯跟着追出来扯住他哥手臂:“哥,哥,你还是要走?”


格里芬转身下蹲一气呵成,将他幼弟的拳头包在手里:“到日子了,我得出发。”


亚斯兰小脸皱起:“你要到别的地方去打棒球吗。”


格里芬用...

【BF】疤痕体质

*英A英无差

*ooc注意


奥村英二容易受伤。


且容易留疤。


被热水烫到会留。被蚊子咬一口会留。长个痘痘也会留。这在他小时候尚且不算出众。奥村作为和常人无异的甲乙丙丁成长起来,在大同小异的道路上摸爬滚打,童年免不了磕碰,手肘膝盖首当其冲,两条小腿青青紫紫也很精彩。他第一次跑起来时摔伤了腿上那处圆润可爱的关节,血止住了,痂也掉了,单留下皮肤上一小片深色。倒也无妨。哪家小孩子不是这么过来的。岔路口在几年后才到来。那时他去撑杆跳,凡事都讲熟能生巧,起初那阵子就不怎么得心应手,大伤小伤叠罗汉,硬痂摞起来直叫人心惊肉跳。时间一久,他的皮肉同心思一道习以为常,加之身边同僚无一不是如...

【FGO】你是我弟

*双咕哒。我流姐弟情


他喝了几口热的,背上就又冒出汗来。藤丸伸手过去,不动声色将桌上吱吱嘎嘎叫唤着的电扇转到自己这面来。凉风立时掀起额上刘海。


立香看在眼里,直拿筷子敲他的手:“嘿嘿嘿,干嘛呐!”


藤丸惜字如金:“热。”


立香怒气来得很快:“你热,你姐我就不热的吗?”


藤丸不看她,只低头扒碗里的饭:“谁管你。”


“行,你凉快着,待会儿给我刷碗。”


“我要出门的。”


“我跟你一块去。”


“那碗自己刷。”


“怎么有你这种人?!”


结果还是藤丸刷了。到要出门的时候,外头忽然下起雨,藤丸和立香便各执一把伞,不远不近地并排走。立香...

存一下实物图
今天拿到了本子ww
虽然作为内容生产者没什么新鲜的但是第一次印成实体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快乐的狗:

快落

说起来启程好像已经发货了!【弹跳
有入手了的旁友欢迎repo!
有任何感想来找我聊天也大欢迎ww

1 / 8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